当前位置:主页 > 裙众生活 > 行走 > > 文章正文

伴我高飞

发布于2015-06-09   浏览次   评论0条  

 
        有些经历,仿佛梦境一般的存在。
 
        这个高原边远的小镇,因为不是旅游的旺季,鲜有游客光临。背起最简单的行囊,在这里停留,驻足。我看见你,拖着笨重的行李,穿着碎花的裙子,戴着白色的耳机,站在在初秋尚未寒冷的街头。我当时好想,用最快的速度,和最大的力气,冲向你,抱紧你,将怀里的你仔细端详,用手拨开你脸上的发丝,告诉你我的思念。当然,最后我们只是相视一笑,用一顿最便宜的午餐,化解彼此的尴尬。
 
        雪山隐藏在云雾里,我们走在微风中。下起了雨,我们用一件外套,构筑了一个世界。
 
        那家陈旧的客栈,斑驳的墙纸,发黄的被套床单,信号不稳定的老式电视机。我们头枕着双手,望着空白的天花板,窗外,骤风急雨拍打窗台。
 
        夜幕低垂,暮色四合,人们引水冲洗街道,千百年来,他们都用同样的方法,试图洗去城镇白天的喧嚣,还予她深邃的寂静。可灯红酒绿的屋子里,传出野狼丧偶般的嚎叫,伴着零碎的鼓点,以及没有调准音的吉他。人们像吃了过量春药,不知疲倦地折腾着憔悴的古街。买几瓶价格奇高口感极差的啤酒,用你柔情似水的目光来下酒。夜晚太漫长,黎明太短暂。我想用世上最纯色的白床单,裹住最晶莹剔透的你。我想那永恒记忆里的红玫瑰,不是生长在这污秽的空间里。我压制我心头炙热燃烧的火把,我们贪婪得像第一次吃到糖果的孩子,不知疲倦地吸吮,像饥饿的幼兽,想要吞没这个世界。
 
        次日一早我说,我们换个地方吧。去人更少更安静的地方。我们爬上了一处小山坡,远处的云和面前成片的瓦房交相辉映。清风徐来,人来人往,我沏上一壶茶,讲很多故事给你听。
 
        入夜,啤酒在杯里泛起泡沫,台上每一句动人的歌声仿佛只为我们吟唱。“让我轻轻的亲吻你的脸,擦干你伤心的眼泪……”
再后来,古镇雨下了一整天,我们哪儿也去不了。我想,不管是现实还是梦境,我心灵深处,一定会经常想起那个场景。背后那片郁郁葱葱的青山,被雨水打湿后更加娇艳,还有雨点击打在屋顶瓦片上清脆的声响。雨水沿着屋檐连接成了一条条线,落到地上,溅到我们脚上,感觉微微的冰凉,那份冰凉提醒着我们,这一切不是幻梦。石板路更加湿滑,行人越发的少了。河里水位开始上涨,夹杂着山上顺水而下的泥沙,河水变得浑浊,河岸边的空气里,掺杂着泥土和青草的味道。街尾的米线店里,雾气自碗边向上荡开来,透过雾气,看着你微红的脸蛋,满室氤氲。此情此景,每当回忆起来,脑海里总会响起一首歌。伴随着古镇轻柔的雨水和灿烂的阳光。
 
        今夜伴我一起远走高飞,
        我会为你写一首歌
        跟我搭乘巴士一起远走高飞
        到那个他们无法用谎言
        迷惑我们的地方
        我想要和你在一起
        走在一个云淡风轻的好天气里
        走在青草及膝的原野
        难到你不想来吗
        跟我一起远走高飞
        我会一直爱着你
        我想听到雨落在锡皮屋顶的乐音
        醒来时我会安静地靠在你的臂弯里
        所以的一切都是为了你
        今夜伴我远走高飞
        远走高飞
标签: 伴我高飞   转载请注明出处,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收藏  转载
上一篇:在香格里拉,遇见格桑花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人气资讯 :

推荐行走:更多»

永无岛

永无岛
912人喜欢

热门文章 :

行走的一朵奇葩--边城玫女谢芳绝

行走的一朵奇葩--边城玫女谢芳绝
网络名人边城玫女谢芳绝是飞特族,也是问题少女,1988年出生的她...

·丢丢去哪了?十条长裙的欧洲30天2821人

·伴我高飞2258人

·在香格里拉,遇见格桑花1774人

·永无岛912人